標王 熱搜: 石墨電極  針狀焦  石墨  特種炭素  石墨電極市場年度  負極材料  中鋼吉炭  高純石墨  活性炭  石油焦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市場資訊 » 炭素 » 炭/炭復合材料 » 正文

山西開啟由“黑”變“綠”能源革命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7-24  來源:中國青年報
       新中國成立后,山西省的煤炭工業曾點亮中國一半的燈火,70年來累計生產煤炭190多億噸,被譽為支撐新中國發展的脊梁。

  作為全國重要的新型能源和工業基地,山西的煤炭保有儲量2700多億噸,煤層氣探明地質儲量近5800億立方米,鋁土、耐火黏土、鎂礦等資源保有儲量居全國首位。改革開放初期,中國第一個大型中外合作項目——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礦誕生在這里。
 
  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時,對山西工作提出總體要求和五項重大任務,點題“實現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發展,形成產業多元支撐的結構格局”。
 
  如今,山西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山西重要講話精神為指引,著力破題,堅定走上轉型升級、創新驅動的新征程。當前,這個煤炭大省正肩負著能源革命的新使命——為全國的能源革命綜合改革探路。
 
  破除“煤炭依賴 開啟由“黑”變“綠”的能源革命
  歷史,總在一些重要時間節點上令人銘記。
 
  3700萬三晉兒女不會忘記,2017年6月21日至2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來到山西省呂梁、忻州、太原等地考察調研。一路上,習近平進田間、坐炕頭、入車間,牽掛群眾疾苦,關心山西發展,給當地干部群眾以極大鼓舞。同年9月,國務院印發《關于支持山西省進一步深化改革促進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的意見》,將山西的轉型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
 
  今年5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上,《關于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審議通過,山西省正式成為全國首個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
 
  由此,山西在著力“破題”中提出,“不當煤老大、爭當排頭兵”,而這場革命中,山西大同誓當“尖兵”。
 
  “中國的煤炭在山西,山西的煤炭在大同。”山西大同建市至今,煤炭累計產量超過30億噸。上世紀70年代至2006年,全市煤炭外運量、產量,始終位于全國地級市首位,有著70年的煤炭開采史的大同煤礦集團,更是見證了中國煤炭工業的發展歷程。
 
  “‘人人二百三,共同渡難關’是我們在1998年歷經煤炭低迷時的口號,當時的大同礦務局就是一煤獨大,舉步維艱。”據有關人員回憶,那時的大同,曾因產業結構單一,發展方式粗放,整個城市“被覆蓋在黑色的煤塵中”。
 
  “經濟好不好,煤價說了算。”事實上,過去的幾十年中,在“一煤獨大”的山西,多座“煤城”都有過類似的痛苦記憶。
 
  “山西爭做全國能源革命的排頭兵,大同爭做山西能源革命的尖兵。”大同市長武宏文表示,破除“煤炭依賴”,對煤都大同實現可持續發展、向新型高質量發展城市轉變,是機遇,也是挑戰。他說,只有將傳統能源變成可持續的新動能,百姓才能腳踏“綠色”、頭頂“藍色”,“舍此別無他路”。
 
  事實上,不止大同,呂梁培育“數谷”,晉城發展“光谷”……老煤城開始紛紛貼上新名片,一場由“黑”變“綠”的能源革命正在全省鋪開。
 
  不能挖空了資源、污染了家園
  老煤企培育新動能,面臨著新挑戰。
 
  今年年初,同煤集團提出了形成“煤、電、金融、現代煤化工、文旅、物流”6大產業思路,加快推進漳澤百萬電廠項目、40億立方米煤制天然氣項目、60萬噸煤制烯烴項目等9大項目集群建設。項目全部建成后,同煤集團將形成“煤電化路港”產業鏈,實現煤與非煤產業結構性反轉。
 
  值得注意的是,“十三五”以來,同煤集團非煤產業營業收入年均實現900億元以上,占集團營業總額的一半左右。
 
  數據顯示,2018年,大同市煤炭工業增加值的比重降低6.1個百分點,制造業增加值比重上升了3.5個百分點;全市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增長28.1%,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28.5%;轉型技改投資389.2億元,占到全市投資的70.9%。
 
  “把資源優勢與新技術結合起來,提高附加值,延伸產業鏈至關重要,我覺得是對未來的投資。”今年35歲的胡賢賢,如今已是潞安煤基清潔能源公司總經理。在他看來,山西發展繞開煤是不切實際的,但是必須警惕“資源詛咒”,不能挖空了資源、污染了家園,反而因為資源束縛了轉型發展的動力。
 
  今年年初舉行的外交部山西全球推介活動中,山西面向在場的134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230多位外交使節、代表以及眾多國際知名企業高管推介了胡賢賢等正在參與實施的項目:“潞安集團180萬噸‘煤制油’項目全面投產,成為全球三家能夠獨立生產高熔點費托蠟的企業之一”。
 
  作為山西轉型綜改重大標桿工程,潞安集團180萬噸/年高硫煤清潔利用油化電熱一體化示范項目四臺氣化爐全部進入滿負荷運行狀態,日均生產合格產品已達3000噸。
 
  據了解,從曾經無人問津的高硫劣質煤,到明亮剔透的油品,煤炭從燃料變為原料,其價值翻了30倍,實現了對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推動了煤炭的消費革命。
 
  胡賢賢已經在潞安集團工作超過12個年頭,“一出校門就來到潞安,趕上煤化工發展的重要時期,企業轉型發展需要人才支撐,而對很多年輕干部來講,平臺好、機會多,發展也會比較快,尤其今年省里密集出臺的人才激勵政策,也激發了大家干事創新的熱情。”
 
  正如胡賢賢所說,產業轉型,最缺的是人才。
 
  為此,山西堅持用“二流財政”打造“一流人才”政策,今年首次評選“三晉英才”,省級財政拿出1.56億元進行獎勵,在全省范圍內遴選一批高端領軍人才、拔尖骨干人才和青年優秀人才,給予特殊支持。
 
  城市謀求新發展,國企力求轉型升級,這些成為山西轉型發展的縮影,并形成了共識:新發展模式不再以規模“論英雄”,重點考核轉型指標。

  從手撕鋼到碳纖維  “好鋼”用在了刀刃上
  太鋼集團是山西冶金領域的龍頭企業。幾年過去,太鋼集團堅持自主創新,調整產品結構,在傳統企業轉型方面取得積極進展。
 
  當前,太鋼集團生產的手撕鋼,可以用手輕易撕開,不到頭發絲直徑的三分之一、比A4紙還薄。該產品一度被德國和日本少數幾家企業壟斷,如今,太鋼集團不僅打破了這種國際壟斷,還成為目前寬幅手撕鋼全球唯一的生產基地。
 
  這些創新突破來自一個年輕的群體——太鋼集團不銹鋼手撕鋼創新研發團隊。該團隊成員共14人,其中13人是青年職工,平均年齡只有33歲。
 
  從筆尖鋼、手撕鋼,再到碳纖維,太鋼集團從傳統產業中不斷催生新興產業。
 
  如今,不當煤老大,爭當能源革命排頭兵,開展能源革命綜合試點,成為了山西新的使命。煤炭開始從“燃料”變成“原料”,“好鋼”也用在了刀刃上。
 
  山西的經濟結構正在從過去的“一煤獨大”向多元支撐轉變。高端裝備制造、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汽車等戰略性新興產業保持兩位數以上的快速增長,高端碳纖維、石墨烯、碳化硅等一大批關鍵技術領先全國。到去年年底,山西煤礦數量首次降到1000座以內,煤炭產量連續三年退居全國第二,先進產能占比超過57%。
 
  3年來,山西累計退出煤炭過剩產能8800余萬噸。煤層氣產量突破56億立方米,成為全國煤層氣產業的引領者。電力裝機容量約8500萬千瓦,凈外送電量突破900億千瓦時,居全國第四位,大容量和高效率的超臨界、超超臨界機組已成為山西火力發電的主力機組,新能源發電裝機占比突破30%。建成同煤大唐塔山等23座國家級綠色礦山,原煤洗選率達到72.38%,運行燃煤發電機組全部實現超低排放改造。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非煤工業對山西工業增長的貢獻率達到57.4%,超過煤炭工業14.8個百分點。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增長8.2%,加快2.1個百分點。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市場報價
ICC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網站服務 | 聯系我們 | 鑫欏招聘 | 版權隱私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滬ICP備11004255號 站點地圖
按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Processed in 0.010 second(s), 5 queries, Memory 2.28 M
 
内蒙古快三怎么玩